0740_a2080

   “有有有。”铁狂熊躯猛地挺的笔直,一脸恭敬的看向钱龙,道:“阁主,人家季雨楼远来是客,您先邀请客人去屋里喝杯茶,我马上去拿围棋。”

   说罢,铁狂启动这辈子最快的速度,跑去拿围棋。

   “阁主?客人?”季雨楼一愣,神拳宗是云霄阁麾下势力,按理说他才是主人,钱龙才是客人,铁狂这话什么意思?

   “没想到吧?”钱龙顿时大乐,铁狂这个忠心表的好啊,等于是当众扇了季雨楼和云霄阁一巴掌,太解气了。

   “这……神拳宗投靠了中华阁?”季雨楼震惊道,转瞬就想明白了。

   神拳宗一定是在钱龙手里吃过亏。

   再加上他告诉了铁狂钱龙七绝门少主的身份,铁狂明白神拳宗只要听从云霄阁的命令攻击中华阁,必然是灭门的下场,所以干脆投靠中华阁,以求自保。

   “铁狂是聪明人,知道神拳宗夹在中华阁和云霄阁中间必然没有好下场,唯有投靠我,神拳宗才能保。”钱龙笑眯眯道。

   “……”季雨楼差点郁闷死,云霄阁派他来带领神拳宗消灭中华阁,这特么的还没开战呢,神拳宗就跳槽了,我靠!

   “丑丑大哥,请吧。”钱龙微笑着做了个请的姿势。

   “真有的。”季雨楼笑骂,潇洒的转身朝屋里走去。

   见到季雨楼这个样子,钱龙的心情更沉重了,季雨楼的胸怀坦荡,是个与天争雄,与己为敌,不断以自己为敌人突破自己的人,对外在的一切都不在乎。

   白衣少女清新短发清纯唯美写真

   正因为这种道心,所以季雨楼没有弱点,无坚可摧。

   来到屋里。

   钱龙和季雨楼相对而坐,司雪,彭国忠和郭士涛三人站在钱龙两侧,以防季雨楼偷袭钱龙。

   “阁主,围棋来了。”铁狂跑了进来,端着棋盘恭敬的现在旁边,钱龙不让他放下,他都不敢放下。

   “老铁,把棋盘放下,带着神拳宗弟子连夜前往中华阁吧。”钱龙微笑道。

   “是。”铁狂赶紧放下棋盘,转身就走,心里乐坏了,他巴不得立即就飞到中华阁,只有在那里,他才有安感。

   “白子黑子?”钱龙看向季雨楼。

   “白。”季雨楼莞尔一笑。

   “先我先?”钱龙问。

   “我为兄,为弟,理应先。”季雨楼果然大气磅礴。

   钱龙也没有矫情,取了一颗黑子,啪,落在棋盘上。

   季雨楼不假思索也跟着落子,紧接着钱龙也快速落子。

   两人的下棋速度就跟开玩笑似得,似乎是在比谁的落子快。

   然而观棋的彭国忠和郭士涛却知道,钱龙和季雨楼之所以落子飞快,是因为两人对彼此太熟悉了,太了解了。

   尽管落子快,可棋盘上的战局却步步杀机险象环生。

   钱龙一上手就抢地盘,构建大局,然后杀多防少。

   季雨楼的棋风让人捉摸不透,随意落子,没有布局,没有攻击,没有防御,可总是关键时刻吃掉钱龙一大片棋子。

   “的棋艺长进很大。”半个小时候,季雨楼突然抬头看向钱龙,赞赏道。

   “的棋风却依旧没什么变化,依旧是以棋做阵,隐忍中带走屠戮之心。”钱龙笑眯眯道。“季丑丑,的道心不纯啊。”

   “何出此言?”季雨楼问。

   彭国忠和郭士涛也没听懂钱龙的意思,他们可没有从棋盘上看出季雨楼的道心。

   “胸怀坦荡,孕养浩然正气,的道心应该纯净如水,无欲无求,无悲无喜,可以说是自然之道。可我却在的棋风中感觉到了怨恨和杀伐之心,季丑丑,有入魔的危险。”钱龙严肃道。

   季雨楼的脸色变了,道:“果然是我唯一的知己,我如此微妙的心境都被看破了,那可有助我之法?”

   “有,不过我得先看看下一步棋怎么下。”钱龙微笑道。

   季雨楼皱起了眉头,下一步棋?再走一步,棋局可就分出胜负了。

   “这!”季雨楼稍加思索便落子了,道:“输了。”

   “还有救。”钱龙也落了一子。

   “这……”季雨楼脸色大变,必赢的局面,竟然被钱龙一招破解了,而且是最没有威胁的局面。

   必赢之局,变成了平局。

   郭士涛和彭国忠笑了,钱龙果然妖孽,竟然老早就留了一个底牌,而且从一开始就猜到了最后的局面。

   “完可以下在这,为什么没有?”钱龙指着棋盘上一个位置,问。

   “我要是下那里,棋局就会无休无止的继续下去,输赢就难料了。”季雨楼说道。

   “没有耐心,太在乎输赢,看起来无欲无求,可什么都想要,的贪心比任何人都大。”钱龙道。

   季雨楼猛的抬头看向钱龙,眼睛里塞满了震惊,道:“这都看的出来?”

   “因为丑。”钱龙笑道。

   呃!

   司雪,彭国忠和郭士涛三人也是醉了,钱龙太可恶了,怎么能动不动就骂人呢。

   然而,季雨楼的话让三人差点噎死。

   “对,都是因为我丑。”季雨楼苦笑,道:“因为丑,从小到大我面对的都是鄙视,嘲讽,辱骂,唾弃,我明明天赋最好,却得不到应有的待遇,我恨天不公,怨天弄人,这是我刻入灵魂的伤,我自己都没发现,直到成就道心才发现,然而已经晚了。”

   “我有办法帮。”钱龙道。

   “代价几何?”季雨楼问,他了解钱龙,没好处的事才不干呢。

   “脱离云霄阁,加入中华阁。”钱龙道。

   “不可能。”季雨楼想都没想就拒绝。

   “会的。”钱龙自信道。

   “绝不会。”季雨楼很坚定。

   “那就拭目以待吧。”钱龙耸耸肩,转移话题道:“这一局我们是平手,继续比下去?”

   “当然,除非赢我,否则无法活着离开这里。”季雨楼道。

   “比什么?”

   “最擅长的。”

   钱龙笑了,哈哈大笑,笑的季雨楼和司雪几人莫名其妙。

   “季丑丑,我给三个选择,只要在这三个中,能赢我一个,我任由处置。”钱龙道。

   “说。”季雨楼来兴趣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