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904_a2074

   “瑛子,那是最近琢磨出来的新玩意,没见过最正常不过了。”周云凡依然如故捂紧包袱,不打算抖开。

   紫瑛俏眉一挑,嗔道:“二少爷,就告诉瑛子,好不好?”

   周云凡被她接连抛来的楣眼给电到了,骨头都酥酥的:“我琢磨出来的新玩意叫周氏注射器和注射针,将是今后行医的必备工具。”

   “啥?注射器,用来治病的工具,这也太奢侈,竟然用精铜来制作,怪不得郦江城的人说是败家子。”紫瑛给惊到了,在太元大陆,金银铜都是财富的象征。

   周云凡淡然一笑:“对啊,我就是一个败家子,一天不败家就一天不舒服,我不但用银子打造银针,还有金子打造金针,嘿嘿,我败家就要败出新花样。”

   紫瑛咯咯一笑:“二少爷,当真是不怕别人误解啊,不以败家为耻,反而以败家为荣,瑛子不敬佩都不行要不,二少爷,今天晚上让我给暧被窝?”

   她半真半假的话,周云凡还是能听出来的,呵呵一笑之后说道:“瑛子,是发自内心地想做真正的女人了?”

   “二少爷,这话我怎么听不懂嘞?真想那个啥子,除非把我看成吴欣一样的人,不然我不会答应。”紫瑛真不愧是江湖儿女,三两话之后,就直入主题。

   周云凡辩解一句:“我同吴欣没什么的啊,可别瞎猜乱说。”他的谎话很无力。

   “喂!别以为我不知道同欣儿做过什么,俩做那个羞羞的事,我在暗中放哨欣儿那死妮子叫得那么浪那么荡,太僚人,不愧是出身于百乐阁的骚蹄子。”紫瑛揶揄道。

   周云凡解释一句:“不是想的那样,其实我与她在修炼一门玄妙的神功,其实我同她的关系很纯洁的。”有的越描越黑。

   紫瑛嗤笑道:“二少爷,解释就是掩饰,莫非真当我瞎呀我亲眼目睹”她说漏嘴了,后面的话急忙不说,立即踏刹车。

   白衣少女清新短发清纯唯美写真

   周云凡哭笑不得:“没想瑛儿不只是喜欢听墙根,还有偷窥的毛病,看来不对动用家法是不行了,今晚上到我房里来,得好好教导一番才行。”

   紫瑛讨价还价地说:“除非告诉我,欣儿的武功为什么这么快赶超我和哥哥的武功境界,不然的话,我才不会送货上门,任由欺负。”她也是一个有心机的美眉。

   周云凡僚拨她说:“敢于出手尝试才会有知道真相的可能,就这样前怕龙后怕虎,这一点点出息,嘿嘿,能有啥长进。”竟然是有心人,那么就顺应的心意。

   话都说到这份上了,飒爽英姿的紫瑛,俏脸羞红,灿若桃花,用异样的眼神,瞅了周云凡几眼:“二少爷,这个人好坏哦,竟然明目张胆地逗惹人家。”

   周云凡呵呵笑道:“这才哪跟哪?就受不住了,呵呵。”两个人骑马,一路说一些不怎么着调的话,很快回到府上,牵马进入后院。

   吴欣忙于培养青霉菌株,胡乱地吃了一些东西,又回到实验室里独自做实验,想在没有二少爷的指导下,能否独自完成神医2号的制作。

   她为了自己今后能轻松掌管她神药2号的批量生产,练真功夫,她凭的直觉它将是周府商路对外的吞金兽。

   贴身丫环菁雯和菁华,早就走到周云凡身边服侍,这两个妮子,看到二少爷从“百乐阁”赎回来的小梅,派到“郦江酒楼”俨然象半个掌柜的,风光无比,她俩就上心了。

   如今看到吴欣攀上二少爷的高枝,受他指派负责即将开办的药厂,这两个丫环的眼界开阔了,在内心做比较,这次强烈地感觉到,读不读过书,待遇截然不同啊。

   这些天,只要二少爷外出,就找周府高薪特聘的教书先生,用心读书,发奋学习,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,这名话在菁雯和菁华两个人身上开始应验。

   在太元大陆,读书是有钱人的事,书籍和纸墨都贵得离谱,菁雯和菁华只是周府的丫环,哪有大把的钱笔墨纸张?

   服侍二少爷入睡后,两个人手拿木炭碎块,在木板上对着书本写字,尽管是狗扒式的字形,却一如既往地用心。

   象周家这样的豪门望族,丫环在府里也分三六九等的,她们是二少爷的贴身丫环,在府里的地位就高人一等,如今看到小梅和吴欣因为读过书,在周府享受的待遇,不是别的家丁女仆能比肩的,让很多眼红。

   由于菁雯和菁华在一个僻静的角落,坐在油灯下用木炭写字,专心致志,就没发现二少爷的窗户,吱呀一声打开,一个黑影闪身窜入。

   “来了就好我都等不及了,快点直奔主题,古语说得好,一寸光阴一寸金,寸金难买光阴,进来了就别扭扭捏捏。”周云凡侧卧在床,用异样的目视角色,欣赏眼前这曼妙的身姿。

   “二少爷,我我我我害怕了我想反悔,不会瞧不起我吧?”对方蒙着她,身穿夜行衣,活脱脱地一个刺穿打扮,她那亲昵的声音出卖了她是谁。

   “喂!美女大侠,闯进来是想劫财嘞,还是想劫色嘞?倒是给个准信,好不好?”周云凡身上的小弟有了反应,鬼使神差地朝她伸手。

   身穿夜行衣,蒙着脸的女人,躬身弯腰,低头凑嘴,到周云凡耳根说道:“成了好事.能给我一个名分么?”

   周云凡嘿嘿一笑:“在乎名分做什么,只要心里的我,我心里有,不就行了?在乎那些外表的东西有屁用,爱情要纯洁,这道理不难懂吧。”他给眼前蒙面女人上起了洗脑课。

   “噢,说得确实有道理,反正来到房间,都已经这样了,干脆任性一下,就当被蚊子咬了。”不难听出蒙面女看过相关的书。

   接下来就是清情上演,一个用激清澎湃的肢体语言表达内心的渴望,一个尽情手谈理想的高度,探索人生的深度,直到那满满的情感奉献出来。

   凌晨时分,解除束缚的两个人身心相融,开始修炼“阴阳合道功”,很快进入忘我的境地,没有了时间观念。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