0040_a2072

♂? ,,

,最快更新我在女子监狱的日子最新章节!

要让管教们彻底平等看待女犯人,是不可能的事,在徐男看来,她来这里是行使权利是组织赋予的职责,对这些暴力不听话违法的人只能用以暴制暴的办法。

我和她们不同,我还是个心理辅导师,对这些女犯,就算给不了她们什么,只用一个微笑或者一个肯定的眼神,都会让她们增加极大的自信。

一会儿后,徐男拿着一叠女犯的犯罪记录扔给我看:“我不信看完还有什么爱什么德。”

我扫视了三页三个女犯人的犯罪记录,合上了,的确,让我看到她们曾经干过的毛骨悚然的犯罪事,我再联想到她们,很难再对她们产生什么爱什么德。

徐男说我们b监区的已经够好,如果让我去d监区看管那些重刑犯,百分之九十以上都是故意杀人伤害被判无期死缓的,她们每一个都是一颗重磅炸弹,对这些人谈什么爱什么德,还有用吗张河。

我点了一根烟,低着头。

徐男说,那个d监区,最可怕的都是在每一年的减刑假释的时候,监狱每一次都如临大敌,很多重刑犯,都眼巴巴盼望着自己榜上有名,管教警察武警们不能有丝毫闪失,万一有个人的情绪被点起来,这些重磅炸弹一起闹事,可就不是什么德什么爱阻止得住的。

要不,把弄去d监区管管?徐男问我。

我赶紧的摇头。b监区的这些已经让我棘手不堪了,再让我去d监区,那不要我死。

去问问d监区的管教们,她们是怎么才能让犯人老实的。徐男说。

白嫩美少女精致编发白色连衣裙长相清纯写真图片

我没说话,徐男走开了。

看着徐男拿着女犯的犯罪记录离开,我突然想知道关于薛羽眉和那个神秘女犯人的犯罪记录。

我叫住了她,跟她说要看看那两个人的犯罪记录。

徐男说这些只是犯人的一些简单的犯罪介绍,详细的原始本都是在狱政科那里。

只有薛羽眉,却没有那个神秘女犯人的。

关于薛羽眉,徐男说这个记录上写的还不如徐男知道的详细。

于是我便让徐男说给我知道。

薛羽眉,从小博览群书,考入z国x省w大学商学院金融系,课余兼修计算机管理,毕业后拿到了双学士学位,是监狱里收押的唯一一个双学士学历罪犯,毕业后被z国南方沿海某省证券公司高薪聘用。后来因和证券公司副总经理樊某谈爱,即将结婚发现樊某出轨并要求撤婚,不甘的薛羽眉苦苦挽回,樊某怀疑薛羽眉手上有其在公司贪污的证据,伙同其情人一起将薛羽眉下药勒死毁尸灭迹。樊某情人蒋某负责买药给樊某,樊某亲自煮汤放药,不知其情的薛羽眉以为未婚夫回心转意,那晚还喝下了樊某煮的汤,庆幸蒋某买到的药是假的,薛羽眉发现未婚夫脸色不对,高声质问下未婚夫露出马脚,蒋某从衣柜中冲出来叫樊某一起杀薛羽眉,樊某在厨房寻找刀具之时,薛羽眉拿起水果刀便刺死蒋某。眼看蒋某已倒下,惊恐万分樊某跑出屋外大声呼喊,薛羽眉追上去把樊某捅成重伤,邻居随之报警。

樊某用金钱的运转下,故意杀人罪未遂仅被判三年。

薛羽眉被判了过失杀人罪和伤害罪,被判十年。

薛羽眉进监狱后,破罐子破摔,不积极参加日常改造,消极怠工,甚至经常当众和管理对抗,

难怪我问薛羽眉犯了什么事进来时,她一下子就垂下了头。不过,这里的女犯们,问谁犯罪进来的谁都会这样吧。可悲可叹的薛羽眉。还当她是干不法生意卖肉之类的,竟然是个双学士学位,我这本科在她面前,真是惭愧啊。

“男人!我要男人!”突然一个身体魁梧的女犯冲向我,眼看就要扑到我身上,徐男拿出警棍噼噼啪啪的直接电晕了她,扑通一声这个女犯倒在我面前。

后面的两个女犯惊恐的看着徐男手里的电棍,徐男拿着电棍向她们挥一挥:“们两!过来把她抬回去!”

“喂,刚才怎么不用的德行感化她?”徐男嘲笑我。

我对她呵呵一下。

“我告诉张河,在这里,只能先让她们害怕,说的话她们才会听。”

我点点头。

徐男带着我去巡视,却在丁玲薛羽眉她们监室看到薛羽眉一个人无所事事的。

“。”我举起电棍指着薛羽眉。

薛羽眉看看我:“什么事啊张警官。”

“今天为什么不出去干活?”我问道。

没想到监室里还有另外两个女犯人,其中一个女犯人,她哗一下从床铺起来就扑过来:“是男人是男人!”

薛羽眉反手一个大嘴巴就把她打趴在地上:“死远点!”

徐男笑着对我说:“看吧,对这些人,只能以暴制暴。”

薛羽眉媚笑着走向我:“张警官,今天特地来找我什么事啊?”

我骂道:“就骚,好好干活出去外面,大把好男人等着挑,在这里骚有什么用?”

薛羽眉不屑的说:“那又怎么样,出去都四十岁的老婆子,要啊?”

我本还想说她两句的,但徐男和两个女犯在,我就不好说什么。

我离开的时候,薛羽眉嘟囔着:“我人生最好的第一个十年基本给了他,次好的十年给了监狱,真可笑。”

因为监狱里的规定是男的不能直接接触女犯人,更别说什么要我去管小分队女犯人监室什么的,所以我去上班,身边都是必须要有管教搭档。

我别的不选,就选徐男,其实如果让我选,谢丹阳啊这几个漂亮的搭档我都很不错。

只不过谢丹阳不是我们监区的,可惜了。而我们监区的,也有几个长相过得去的女管教,说来至少也比背叛我的女朋友漂亮吧,但自从我淌过小朱李琪琪康云,碰过薛羽眉这种看起来有些神秘的女狱花后,这些长相过得去的档次的管教我竟然看不上眼了。

我靠,难道这就是所谓的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?

回到宿舍我洗澡,天冷,我就坐在床上盖着被子拿着ipad看书,ipad也是李琪琪送的,要不要连这个的钱一起还她?

有人敲门?谁找我?

我一开门,靠,又是徐男。

我基本每天和徐男一起上班,一起去食堂吃饭,然后又和她一起回宿舍,都这样了大晚上她还来找我这是要干嘛呢。

她看了我的表情说:“怎么,不欢迎啊?”

我哀叹一声开玩笑说:“如果是个漂亮的女孩子来敲门我怎么可能这个表情?”

“我靠什么意思?”

“我不是说丑的意思,别误会啊,哈哈。我这个表情,是奇怪的意思,奇怪我每天和腻在一起,晚上还要找我,看我看多了难道没有点想吐的感觉?”我给她递了一支烟。

她熟练的点烟,说:“无事不登三宝殿。”

“说。”我也点上一只。

“帮我一个忙。”

“哟,我在这里能有什么忙可以帮到?哈哈。”我问。

“谢丹阳认识吗?”

我愣了一下,干嘛要提谢丹阳?

我摇头说:“不认识,只是听说过,听说她是我们监狱最漂亮的管教。”

她磨磋着大腿犹豫道:“唉,这事儿我要怎么和说呢。”

她不会是要和我坦诚她和谢丹阳是拉拉的事吧。

“有什么快说,平时不是经常跟我说,不要拖拖拉拉犹犹豫豫,一点男子汉气概也没有。”

她大吼道:“老子是女的!”

我耳朵被她吼得生疼,挖了挖:“痛啊!”

“谢丹阳是我很好的朋友。”她说。

我哦了一声,不知道她究竟要说什么。

“她有事找我要我帮忙。”

“哦什么事。”我心里有点小激动,大美女谢丹阳找徐男办事,徐男干不了找我帮忙,那一定是男人才能干的事。

“,周末能有时间吧。”徐男问。

我想了想,周末要先去汇钱给家里,然后给琪琪还钱,然后必须去贺芷灵家搞卫生,还想和王普喝点小酒,我摇了摇头说:“不一定会有。”

“就一个小时,晚上。”

“什么事先说啊,不说我怎么知道能不能抽出来时间。”我说。

“谢丹阳的爸妈安排谢丹阳相亲,我想让,不是,是她想让冒充她男朋友。行吗?”徐男说。

是谢丹阳想让我冒充?我看是徐男和谢丹阳两人一起想让我冒充的吧。

谢丹阳和徐男在一起,但是这段畸肯定得不到家人的理解支持,谢丹阳不可能告诉家人,然后她家人看到她没男朋友,急着给她介绍男朋友,徐男不愿意,谢丹阳也不愿意,于是两人想让我冒充她男朋友这么一招。

不管如何,这个忙不用下很大的力,我马上拍桌子:“行!”

徐男笑了:“谢谢哥们啊,真的谢谢了。”

“靠,不要客气,举手之劳。”

徐男说:“希望哥们不要把这事说给别人听啊,谢丹阳不想让别人告诉她爸妈骗的她爸妈。”

我又拍桌子:“没问题!男哥的事就是我的事,小弟定当出尽力报答男哥对我的厚爱和平日的照顾。”

“是客气了哥们,哈哈,谢谢啊,那我先走了,晚安。”

“晚安。”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