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23_a2044

   【 WWW.】,精彩小说免费阅读!

   这句话,恰好被徐子靳听到,他冷冷一笑,“不舒服就去医院,金疙瘩要是出事了,凌小凌可付不起这个责。”

   客厅里,包括徐老太太,宋唯一裴逸白都在。

   冷不防听到徐子靳这句话,众人均是错愕。

   “徐子靳,再胡说八道,就滚回医院。”老太太生气了,冲着儿子低吼。

   这也太不像话了,充满火药味的对话,红果果的就是在诅咒小凌肚子里的孩子。

   “妈,我不过实话实说而已,不怕金孙出事?”徐子靳扯了扯唇,淡淡的反问。

   “我的金孙才不会有事的,少咸吃萝卜淡操心,管好自己的事情吧。”

   狠狠剜了他一眼,老太太疾步走向小凌,握着她的手嘘寒问暖。

   这一幕,如此讽刺。

   徐子靳冷笑的弧度,更加大了。

   等将来,真相曝光的那一刻,老太太当如何?

   穿着雨衣的活泼女孩

   她今天对小凌的态度,到时候就完全成了一个笑话。

   “小凌,别跟这种重症患者计较。乖,难受的话,咱们就上楼休息一下,等等,我先叫家庭医生过来,实在是不行的话,就去医院看看。”

   老太太怎么能不担心?只是为了不吓到小凌,佯装出来的罢了。

   这个家,就连徐老太太也对徐子靳无可奈何,小凌怎么会不懂?

   她的眼里,闪烁着浓重的阴霾。

   在两个老头子死前,她得不到徐子靳的重视,地位就起不来。

   两个老头子死了,徐子靳好好地活着,她就更加完全没有地位。

   这么一想,小凌真是急得快要吐血。

   “妈,我没事,躺一下就好了。”小凌惨笑,呜咽着回答。

   “真的没事吗?”

   “嗯。”

   “那先到床上躺一下,我扶上去。”

   小凌摇头,婉拒了徐老太太的好意。

   众目睽睽之下,她已经感觉不到脸上的热度了。

   走上楼的期间,小凌忽然又想起一件事。

   那天晚上,宋唯一陪护,裴逸白也是当晚从国内赶到美国的,这是不是说,他们夫妻,也知道了?

   她的脚步猛地一顿,越想,越觉得可能。

   怪不得这几天,总觉得宋唯一的态度不如以往,这是因为有这个原因吗?

   这一夜,小凌又失眠了。

   事实上,是她想多了,这种事情,徐子靳压根没有告诉宋唯一和裴逸白。

   宋唯一对徐利菁的事情,还多有猜测,裴逸白,压根连理都不理会,对此漠不关心。

   第二天,盯着大大的黑眼圈的小凌,脚步虚浮。

   “唯一,们哪天回去?要不我陪出去逛逛,买点礼物给大宝二宝吧?”

   小凌迫不及待地想要试探宋唯一了。

   她到底知道了吗?知道了多少?是不是已经跟徐子靳,联合沆瀣一起,准备策反徐老太太了?

   宋唯一有些惊讶,“小舅妈,的脸色不太好,是不是昨晚没有休息好?”

   一个晚上的担惊受怕,无法入睡,对普通人都会有影响。

   更别说,是一个孕妇了。

   小凌下意识的摸了摸脸,有这么明显吗?她明明,下楼之前已经擦了一些粉了。

   “我没事。”小凌否认。

   宋唯一担忧,“可是……”

   “好了,别这么多的可是了,吃过早餐一起去。”小凌浅笑,一口决定,不给宋唯一反悔的机会。

   早餐的时候,宋唯一没说什么,小凌却忽然表示,要陪宋唯一出去逛街。

   看着她鬼一样的脸色,徐子靳眼神一冷,慢慢落在她的身上。

   “凌小凌,想干什么?”徐子靳冷笑,“啪”的一下,将手里的筷子往桌面上一扔。

   突然而来的火气,叫众人大吃一惊。

   “子靳,好端端的凶什么?”不意外,又是徐老太太在中和气氛。

   “妈,得问这个女人,又打算做点什么。明明一副随时要倒下的鬼样,还说要陪唯一去逛街?怎么,想借着这个机会,给唯一栽赃点事情?”徐子靳被气笑了。

   能算计他到今天,顺便将徐家上下的人,收买得妥妥当当,讨好他们得到他们的喜欢,说明小凌不是没有脑子的人。

   而他的举动,和语言,已经是明示级别的了。

   小凌怎么会不懂?

   徐子靳不得不怀疑,这个时候,小凌就是打着将孩子“不小心”掉了,而罪魁祸首是宋唯一这个念头。

   这话,徐老太太没有听懂,宋唯一也满脸茫然。

   小舅这是什么意思?栽赃她什么?

   可是,作为当事人的小凌,却完全明白。

   “徐子靳,不要太过分。”小凌的眼泪刷刷的落下,痛哭着喊。

   “过不过分,自己心里有数。凌小凌,我警告,这个孩子,是执意要生的,现在我就等着生出来。如果,这期间不小心,因为什么原因掉了,那么这个责任,我就直接算到的头上,,是唯一的罪魁祸首。”

   徐子靳抬了抬下巴,冷若冰霜的样子,完全不近人情。

   “…………说的是什么混账话……”老太太浑身发抖,又气又怒地问徐子靳。

   后者坐在属于他的位置上,不为所动。

   徐子靳掀了掀眼皮子,这么多年的母子,早就对徐老太太的某些话免疫了。

   相反,他倒是一脸警醒地看向宋唯一。“既然凌小凌要陪去逛街,那么随便她,该走多久该买什么,不要忌讳她。不过今天当着大家的面儿,也先给个警醒,但凡一会儿凌小凌的肚子发生什么不测,是她自己的责任。”

   噗……

   宋唯一的脸色也亮了,看着自己小舅,半晌说不出话来。

   小凌气得差点没有站稳。

   她今天虽然可谓是不怀好意,但最起码没想过给宋唯一栽赃,可徐子靳,却直接将最重的罪名,提前安到她的身上。

   “好,是我自己争强好胜。唯一,未免给背锅的可能,今天我不去了,免得连累了无辜的。”

   退一步,小凌立刻选择了退路。

   徐子靳的话,将她逼到了绝地。她已经没有试探宋唯一的心思了,反而浑身乱糟糟的,要如何处理面前的困境,才是关键。

Tagged