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130_a2047

() “喂,帝九阙你看哪呢?”云轻言一张脸面带笑意,却黑沉沉的,额头青筋暴跳。

她一手用力,在帝九阙肩膀上狠狠一拍,重大千钧的力道向下,直接砸在帝九阙肩膀上。

帝九阙恍若未觉,那张俊美如神祗般的脸上长眉微扬,声音中带着几分笑意,“没关系,以后会变大的。而且我也不嫌弃。”

“砰!”又是一掌落下,强悍如帝九阙也感觉自己肩膀有些痛了。

不再逗云轻言了,帝九阙将话题拉回正题,“我并没有恢复记忆。”

云轻言皱眉。“怎么会?”

“不过我获得了不少力量,突破了银戒的一些束缚,所以现在不会再变成幼年形态。”帝九阙靠在床头,看着云轻言的模样,决定还是不把那件事告诉她了。

就算她明天一早就会知道,也不能让她今晚就开始瑟。

“长夜漫漫,轻言,不如我们洗洗睡吧。”帝九阙明显非常好,他靠近云轻言,想到自己在水之幻境里的经历,学着那时候的自己道。

可是同样的话被没有记忆十分单纯的清阎说出来,只让人感觉十分纯洁,但现在帝九阙说出口,就让云轻言有一种床边睡了一头狼的错觉。

“你就不想知道你以前的记忆吗?你和金莲帝君他们的恩怨?”云轻言很好奇帝九阙的心怎么这么大。

没恢复记忆还一脸无所谓的态度。

笑起来眉毛弯弯清纯美女水嫩薄嘴唇银杏树下写真

帝九阙冷嗤一笑,“知道了又如何?不知道又如何?

他们都死了,我还活着。本尊还不至于和几个死人计较。”

脑海中却滑过一道黑影,正是疆无涯。

他眸色渐冷,那家伙的气息,他在北安国感受过几次,不过每次都被他逃了,没想到他竟然有本事追到秘境之中。

对于帝九阙的回答,云轻言竟然找不到句子去反驳,最后干脆不再理他,开始盘腿修炼。

这些天在帝冢中得到的力量虽然一举助她提升到了九阶玄元师,但是还有不少郁积在筋脉丹田,她得好好梳理一下。

这部分力量,没准能助她突破玄阶和宗阶之间的壁罩,到时候遇到那个拍她一掌的死老头,胜负就更大了。

见她旁若无人地开始修炼完无视了自己这么个大活人,帝九阙颇为幽怨不开心,不过他倒是没打扰她。

他知道云轻言迫切提高实力的心情。

忽然,脑海中几道精神讯息传来,帝九阙看了正在修炼的云轻言一眼,扬手布下几重禁制,消失在了房间里。

“呼。”又吸收转化了一层力量,云轻言感觉自己离宗阶的壁障更近了,不过她现在体内有些饱和,再强制吸收反倒不美。

“还是要靠实战巩固一下境界啊。”喃喃地道了一声,云轻言打算过些天后正好借霸者佣兵团的人给自己练练手,反正他们不会善罢甘休的。

她今天放过那吴奇,便是为了引蛇出洞。

从修炼状态退出,云轻言环伺一周,意外地看到了空无一人的房间,房间内还有禁制的气息,十分强大,但却不见帝九阙的身影。

看最新最全的书,搜

Tagged